丝服制袜第150页,《论语读后感》颜渊---6

丝服制袜第150页,《论语读后感》颜渊---6

丝服制袜第150页,《论语读后感》颜渊---6

丝服制袜第150页,《论语读后感》颜渊---6,

季康子问政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政者,正也。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?”


季康子向孔子请教施政。孔子回答说:“施政,就是行正道。如果你带头走正道,还有谁敢不走正道呢?”


帅:“帅”(帥)是会意字,从巾:表屁股,巾表佩巾。“帅”的构意为走在最前面的人(他人都在屁股后边,只能看见人体后部的佩巾)。“帅”的本义为率领,引申后又有将帅义,此处用其本义


这就是儒家的缺点,没有具体方案,只有大道理。治国这么简单的话,天下之主就不会变来变去。舜被孔子说的那么神圣,为啥他的弟弟,父亲,继母都整天想着害他呢,为啥连至亲都正不了呢?


季康子患盗,问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苟子之不欲,虽赏之不窃。”


季康子忧患盗窃频发,向孔子请教。孔子回答说:如果这些是你不想要的东西,就是悬赏也不会有人偷盗。


这个又是答非所问。你不想要的并不表示别人不想要啊,尤其是权贵家的东西,贼都惦记着呢。只有衣食足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偷盗,有吃有穿谁也不想冒坐牢的风险,个别人除外。


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:“如杀无道,以就有道,何如?”孔子对曰:“子为政,焉用杀?子欲善而民善矣。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。草上之风必偃。”


季康子请教如何施政,对孔子说:“如果杀掉不走正道的人,使天下只有走正道的人,怎么样?”孔子说:“你搞政治,为什么要杀人?你如果多做善,民风就会善良起来。君子们的德行好比风,小人的德行好比草,风吹到草上,草一定倾倒”。


上梁不正下梁歪,这是非常容易出现的现象,但是上梁正下梁必正,这并不是百分百会出现的,有些人是坏透了,你是感化不了的,必须要用刑罚来惩戒,他才会收敛才会回头


子张问:“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?”子曰:“何哉,尔所谓达者?”子张对曰:“在邦必闻,在家必闻。”子曰:“是闻也,非达也。夫达也者,质直而好义,察言而观色,虑以下人。在邦必达,在家必达。夫闻也者,色取仁而行违,居之不疑。在邦必闻,在家必闻。”


子张问:“士人怎样才可以算是“达’?”孔子说:“什么意思?你说的“达”指什么?”子张回答说:“在国家内有名声,在家族内有名声”。子张说:“你说的是闻,不是“达’,“达’指的是内质正直而且讲义理,观察(留意)他人的言语和脸色,处处考虑谦让别人。这种人在邦国受到敬重,在家族内受到敬重。显赫的人,表面上仁义但行为不符,如此自居而从不质疑。这种人,在邦国有名声,在家族有名声”


达:“达”(達)是会意字,金文作“”,从彳从止从羊从十,构意为一群白色羊只在大路上行走。“达”的本义为显达。引申后,又有至达义。子张和孔子各用其一义,因而答案不同。


闻:会意字,从门从耳,构意源自耳朵贴附门上静听。“闻”的本义为窥听,引申指听到。此处“闻”字,用为名声,即听到的名声。


“达”字有两义,一是显达,二是至达。孔子认为,声名远播只是显达,因而只能称之“闻”。至达者则应立身端正,内心好义,为人谦让,行事练达,个人如果只求“显达”,那么其人必成伪君子。好名声是比较容易获得的,但是内在的修为是非常难得的。


下一页

精彩推荐(0)